改个名字就没人知道我是谁

Ça ira

赌五毛钱 我脚得明早醒来毒埃能超过锤基

看了大佬鲨和抽烟詹的图简直太想磕双总裁了,然而我现在能想到的好看的双总裁只有千的shui服ToT

立下毒誓Orz

Surprise

∠( ᐛ 」∠)_

好想吃科幻粮,科幻粮简直比师生年下还要紧缺🥀

激情退却后,一切又都索然无味了~🚬

萧峰呆立桥上,伤心无比,悔恨无穷,提起手掌,砰的一声,拍在石栏杆上,只击得石屑纷飞。他拍了一掌,又拍一掌,忽喇喇一声大响,一片石栏杆掉入了河里,要想号哭,却说什么也哭声不出来。一条闪电过去,清清楚楚映出了阿朱的脸。那深情关切之意,仍然留在她的眉梢嘴角。

萧峰大叫一声:“阿朱!”抱着她身子,向荒野中直奔。雷声轰隆,大雨倾盆,他一会儿奔上山峰,一会儿又奔入了山谷,浑不知身在何处,脑海中一片混沌,竟似是成了一片空白。

雷声渐止,大雨仍下个不停。东方现出黎明,天慢慢亮了。萧峰已狂奔了两个多时辰,但他丝毫不知疲倦,只是想尽量折磨自己,只是想立刻死了,永远陪着阿朱。他嘶声呼号,狂奔乱走,不知不觉间,忽然又回到了那石桥上。

一美这情话太致命了